伊格尔106键巴扬手风琴演奏
产品搜索
消息橱窗

   目前国内国际上的双系统贝司机都是有一个转换器,用来转换自由低音与传统贝司的体系。似乎这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了。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发现这样做虽然看起来很方便。用自由低音就按一下转换键、不用自由低音时再按一下转换键。但是,从机械的稳定性来说,不管是那里产品、不管是多高档的琴,都有发生机械故障的时候。因为,琴里面的机械太复杂了。第二:在演奏自由低音与和声贝司混搭的作品时,来回的去操作转换键非常不方便。往往手去按完键以后,回来就找不到原来的位置了,使演奏出现失误。

那么,有没有一种不转换的双系统自由低音呢?有。最早的185贝司就是这样的设计。但是已经被遗弃了。为什么呢?因为185把自由低音系统与和声贝司分离的太远。中间设立了一个隔断。以至于手小一些的都够不着。

往往人们来回碰到问题时就会回头寻找真理。我们最近开发的128贝司和160贝司双系统自由低音巴扬手风琴就是这样的新成果。我们把185的缺点去掉了。把自由低音与和声贝司拉近,成为一体。这样自由低音演奏起来就不费劲了。又克服了来回操作转换键的麻烦。还避免了由于机械太复杂造成机械不稳定的现象。希望我们的研究能给你、给广大的手风琴爱好者带来更多的快乐和实惠。


香港李博士的回声手风琴制作完毕,送我这么高的荣誉我非常感动。


香港李博士的回声手风琴制作好了,音色、音量等令在场的信服。但送我这么高的荣誉我非常感动。没有温暖的工作是一种折磨;没有支持的事业是一种孤独。多少年来我盼望的是什么?不是金钱。

喜欢手风琴是一种爱好;热爱手风琴是一种工作;献身手风琴是一种境界




ABUIABACGAAgr7aVhAUomcrayQMw9AM49wI!450x450.jpg

ABUIABACGAAg3LaVhAUo3LiCkgIw9AM49wI!450x450.jpg

ABUIABACGAAg_baVhAUouYuizgYw2AQ4iwM!450x450.jpg

ABUIABACGAAgq7eVhAUouK_VxQQw9AM4oQM!450x450.jpg



现有手风琴技术维修示范光盘出售。为北京以外的不方便的客户提供技术支持。光盘分四部分:

1》手风琴的拆卸与安装
2》手风琴常见机械问题的维修:200元/张
3》手风琴气压不足的问题判断与处理
4》手风琴调音的基本常识和手法:200元/张

5》高档回声琴与进口手风琴常见问题与维修技术教学光盘:600元/张

另有巴扬手风琴教学书、光盘出售:128元/套。

有需要的可以联系:13141339728。


联系方式

联系人:王国平(笔名:王峰)手风琴乔布斯

电 话:010-89481756   移动:13141339728

网址:www.shengsa.com   www.shengsa.icoc.cn

邮 箱:GGGP06@yahoo.com

地 址:北京市顺义区

新闻详情

三十年之音乐普及的反思


三十年之音乐普及的反思  

 如果说三十年改革开放我国各行各业都经历了无数的磨难而最终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的话,那么音乐普及教育实际上也经历了相同的坎坷和历练。在取得了巨大的成绩的同时也面临着许许多多的困惑和艰难。李云迪、朗朗的成功就是这个行业成功的一张剧照。但是,无论我们在科技层面上取得了多少成绩,无论在经济上我们获得了多少回报,我觉得三十年的改革给我们带来的最有价值的东西还是人们在这个大环境下、在下海摸鱼的过程中人的思想、意识、观念和态度上发生的巨变、本质的扭转以及由此而获得的精神层面上的进步和收获。
 一、在改革初期,人们的传统思想和习俗乃至国家的法规与条列与现实的仇穷、求新、渴望自由以及追求自我价值从新定位的新的经济意识与生活方式发生了挤碰。
 在旧的经济体制和国家法规的束泊下,人们循规蹈矩的在各自的岗位上勤勤恳恳的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多数人在一个单位一干就是十年、几十年甚至一辈子只在一个单位蹲坑。而所有的回报也仅仅是一个温饱而已。记得我第一个向组织部提出离职的请求时,引起了单位上许多人的质疑。你老了怎么办?病了怎么办?没有转到钱怎么生活?这一系列的问题在当时来说都是天大的事情。人们都在说:这小子病的不轻。
 在艺术与经济的观念和意识上人们也挣扎在矛盾的泥潭里。有人说:如果搞艺术的你也和小商贩一样收费,那你就不是一个艺术家了。艺术就是艺术,不能把金钱置与艺术之上。等等。在这种云里雾里的馄饨理念的笼罩下,我工作过的歌舞团里的许多人也十分的茫然,又想出来挣钱又怕人说三道四。即使收费也只是象征性的。我记得刚开始下海根本不敢公开的招收学员,只是象做什么坏事一样偷偷摸摸的张贴一些小广告。收费也就把握在9元一节课,给人的感觉还不到10元。
 然而,即便是来报名的人已经看出了你的简陋、你的内心的不安与惶恐,但是作为家长的那份望子成龙的心情再也不能按捺。我在不起眼的地方战战兢兢的分别贴了20张小广告。到了周日报名时,我在市图的传达室边拉琴边等待报名人的出现。开始的几个小时里几乎没有人问津。这使我心理陡然升起另外一种不安,那就是我的小广告不知道会不会把相关的政府部门招来。干涉我的行动。但事实上,我们云里雾里工作了若干年,政府也没有出台有关的管理条列。令我没有想到的是,20张小广告居然招来了200多个前来报名的家长。一时间倒令我不知所措了。就这样,从20张小广告开始了我长达20多年的艺术教学的生涯,我相信那时所有的参与艺术普及教育的老师们没有列外的都是这样蒙蒙隆隆、稀里糊涂、战战兢兢的开始了他们的艺术教学的生涯。
二、旧的观念被挤压变形,新的、实惠的经济头脑在市场经济中站住了脚跟。一时间,不管是什么基础的人都试着站出来想带几个学生。
 随着艺术普及教学的大潮一层一层的浪潮迭起,一些学员逐步显示出来了一些才华的时候,便掀起了更大的学习艺术的热潮。北京出现了几百人一个教学班级的速成班。老师上课时不得不用喊话筒来教学。但据说这些老师是打着三个月包你的孩子出国演出的招数招摇撞骗的。但这个时候出现了教学的集体化、系统化和有组织化。我把弄到的一部分钱用来购买了一些教学用琴。使家长来去不用自带琴了。另外将各个专业的老师组织起来成立了艺术学校并编写了当时来说还算比较系统的教材。使普及教学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与此同时各地都在试图组织各种名目的艺术比赛。以此鼓励更多的人来学习艺术。1990年我的学生在全国的大赛中获奖。于是文化局在这个时候才主动给我颁发了社会教学的资格证书。但更多的老师还是打着游击战,有些是没有太好的底子,羞涩合群。有些是没有经济基础规模化,但也不愿给别人打工。
三、考级制度从萌芽到确立,北京呈现全国最大的规模化的教学实体。
 80年代末我收到了上海给我的考级试用教材。虽然是一个很薄、很简化和纲领性的一个东西。但是它是我们学习借鉴国外的开始。是一个新的概念、新的教学体制的萌芽。到了90年代初,姜杰先生成立了也许是国内第一个个体的初具规模的教学实体:北京市手风琴学校(后更名为:北京交响乐器公司、姜杰钢琴城等)。不久又建立了中央音院的考级体系。至此似乎音乐艺术普及教育走到了一个极点。一向敢想敢做的姜杰先生突然又冒出了一个举办国际比赛的想法。这时我已经从外地归入姜先生的教学实体中。于是紧锣密鼓的操持起国际比赛来。经过近半年的准备,第一届国际手风琴艺术节终于开幕了。紧接着天津音乐学院、上海的李聪老师也相继搞起了国际艺术节。也就是说中国的艺术普及活动从民众悄然自发的开始一直走到了国际性的超级活动只用了十几年的时间。
四、音乐教育的实惠毕竟不是房地产,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利益做基础。于是许多下海扑腾的人士逐步的意识到这一点。
 其实,人们下海的初衷不仅仅是要改善一下自我的经济状况,寻找自由、改变生活方式、从新定位自我价值也是一种重要的原动力。尽管当时只收9元钱作为授课的回报。但自我感觉那也比在单位要好的多。那个时候国家正规的老师的工资少的可怜。演出团体的待遇也不高。出来搞搞艺术教学相比之下要爽歪的多。但是到了20世纪初人们似乎开始有些清醒了。艺术教学可以改善你的许多。但是这毕竟不是大事业,没有太大的经济利益空间可以开发。你可以混的比常人好一些,但你总是开不上好车,更住不上好房。有的老师要买一架几万的好琴还要节衣束食。于是有更大野心的人就毅然转到了什么加油站呀、服装呀地产呀等等一些有更大经济空间的行业里去了。人们掰手算了算,教学实体光靠教学的收入根本不够补贴开销的。于是老师们开始向学生卖琴了。老师把从厂家到商家的利益拿过来归自己了。尽管有些老师为此付出了名誉上的代价。作为有教学实体的们,给老师也规定了一些条列:如果你不给学生买本单位的琴,要受到一定的处罚。事实上直到现在,这一行的们还就是靠倒卖乐器维持着生计。据说北京最大的已经欠了钢琴厂和银行千万以上的债务。而还有雪球越滚越大的趋势。
五、艺术普及活动最终受到实惠的受众体还是广大的学习者。李云迪、朗朗的出现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现在有的教学实体把老师分成A级、AA级和AAA级,最高的工资能拿到200多元一节课。但是不要忘记一句老话:靠出卖自己劳动的人永远不会富起来。事实就是如此,真正老老实实做艺术普及教学的老师、无论你的课时费有多高,真正意义上富起来的几乎没有。与此相反,虽然在艺术普及活动中处于被动的教学受体,广大的少年儿童却实实在在的得到了知识的瑰宝。尽管绝大多数的家长只是希望略微的提高一下孩子的艺术修养就满足了。但是毕竟在这种宏大的规模的艺术普及活动中会涌现出一些十分有天赋的孩童。他们被一些老师发现后,一般都会给予重视,让他们得到更好的、更高的艺术教育。这是一个老师最起码的职业敏感与德行。于是在一些国际比赛、国际演出活动中就涌现出了象李云迪、朗朗等国际明星似的才子了。
六、三十年改革开放在艺术普及教学的行业里,思想、意识的提高、精神层面的收获远远大于经济的富裕给人们带来的实惠。整个社会的艺术鉴别、欣赏能力的提高,以及国家艺术教育机制的逐步健全是千千万万个艺术教育个体劳动者共同努力的结果。
 现在的80后、90后的孩子们已经生活在一个非常容易接触和触摸艺术的年代了。只要你喜欢,你就可以选择一个教学实体或者点一个名师给你做家教,学习你喜爱的艺术门类。但是,这是社会取的了巨大的进步之后的祥云。而三十年前我们学习音乐艺术的时候却没有这么幸运。我们生活的那个地区连个专业些的音乐老师都没有,要想学习音乐艺术必须到5个小时火车的省城的歌舞团找。那时的人们只有政治头脑而没有经济头脑,教学没有收费一说。我们买些水果带着琴就可以了。但是,每次乘火车是要付车费的呀,我们没有基本生活以外的任何经济来源。但找专业老师上课已经成为我们年轻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了。于是就象游击队一样,爬火车,从窗户里进去。查票的时候就躲进厕所里。等查完票以后再从厕所里出来。我们一行四人。一个小号、一把大提、一个二胡还有我一架手风琴。下了火车还要绕道很远的地方才能迂回到市中心。有一次我们被辑票的抓住了。没有钱,怎么办?餐车里有几个人也喜欢音乐,说这样吧,你们给我们演奏几个曲子就算了。于是我们架起武器就开练,什么小天鹅呀、梁祝呀、等等他们能点到的曲子我们都给他们秀了个够。就这样,我们似乎打开了一条通道,每次上车就直接奔餐车了。每当我给我的学生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学生们总会象听天方夜潭样的瞪着眼睛。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我想他们事后或许多少会有些思考的:原来现代社会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呀。
 目前国家教育部门有了完善的关于艺术普及教育的管理条理。对于教学资质、收费标准都有明确的说法。从艺术教育的受众体来说,有千千万万的人接受了基础的哪怕是简陋的艺术教育。他们会演奏一些短小的作品、会唱一些民歌、知道一些声乐的发音常识、有些人会书法、有些人会跳一段舞;我们走过一些民宅偶然听到屋里传来练琴的声音感到十分熟悉也非常亲切,或许会说:呀,这段曲子我也弹过。应该那样一些更好。这就是整个民族崛起了。虽然或许我们还陌生与蓝调爵士音乐、我们大多数人不接受摇滚乐、我们还不能欣赏交响乐,但是我们有自信,我们已经在进步。我认为这远比我们腰里别着几万块钱要爽些、歪些。感谢吧,别忘了给你上课的每一个老师,别忘了教你不会还耐着性子教你的老师。
 总之,三十年的风风雨雨不仅造就了一代人,也成就了一个崭新的新中国。站在世界舞台上威风凛然的新中国。

 北京圣萨乐器  王峰


 二○○九年二月三日    


QQ在线交谈